第1096章 尾声(六)

    仁爱路。

    杨朔的住处在一条无名巷里。

    此时,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下,车门一开,杨朔跨步从车里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锁好了车门,迈步朝家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杨科长。”有人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朔回转身,借着路灯的光亮,只见王新蕊拎着一只手提箱,施施然的从暗影里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王小姐?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“我是特意来辞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辞行?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抬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忽然要去抬弯?”

    “刚接到通知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……杨科长,如果方便的话,我想和你单独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那就到家里吧?”

    “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杨朔伸手要帮着拎手提箱,王新蕊不着痕迹的躲了一下,说道:“我自己来吧,都是一些私人物品,不重。”

    杨朔也没再坚持,掏出钥匙打开门锁,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咔哒一声,灯光亮起。

    “王小姐,随便坐……家里没人打扫,乱七八糟的,见笑了。”杨朔一边收拾沙发上的杂物,一边客气的招呼着王新蕊。

    王新蕊打量着屋内的环境,微笑着说道:“对于一个单身男人来说,这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杨朔笑了笑:“喝茶还是咖啡?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我待一会就走。”王新蕊坐下来,把手提箱轻轻放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那就吃点水果。”杨朔把水果盘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新蕊说道:“将来娶了太太,这些琐碎事就有人打理了。”

    杨朔叹道:“是啊,我也想,只可惜,一直没遇到合适的姻缘。”

    王新蕊说道:“杨科长年轻有为一表人才,怎么可能没有合适的姻缘呢?你是不想太早成家吧?”

    杨朔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一个未娶一个未嫁,我们谈论这样的话题,好似乎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闲聊嘛……”王新蕊话锋一转,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杨科长刚刚去了哪里?我等你可有一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到集贤巷走了一趟,那边有个夜市,蛮热闹的。”杨朔拿起水果刀,慢慢削着苹果皮。

    他的确去了集贤巷,因为不确定自己是否被跟踪,所以只能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王新蕊单手托腮,做出一副努力回忆状,说道:“集贤巷……我想起来了,那里有一家白记羊汤馆很有名。”

    杨朔说道:“没错,集贤巷是茴民街,不光是白记,还有马茴子,独一味,都很有名。”

    “白记羊汤馆地处三岔路口,不仅视野开阔,而且店内有后门,非常适合做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。”王新蕊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杨朔眉毛一挑,说道:“王小姐这是话里有话啊?”

    “杨科长,你别多心,我只是随口一说……”不等杨朔开口,王新蕊忽然问道:“你知道水滴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,最近敌台呼叫中,经常能听到他的名字,这个人应该就在堰津!”

    “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,水滴不仅在堰津,而且就藏在仁爱路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消息准确吗?”

    王新蕊答非所问:“电讯科侦测到敌台信号,可是行动队赶到时,却连发报人的影子都找不到,共党似乎总是能在最后一秒钟关掉电台,杨科长,你说这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杨朔略一思索:“我记得,你以前也说过,站里有内鬼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我感觉,内鬼就是代号水滴的共党,可是,水滴又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到目前为止,关于水滴的情况,还是毫无头绪……”

    王新蕊截口说道:“其实,也不是毫无头绪,起码有一个人的嫌疑很大。”

    杨朔目光一闪:“谁?”

    王新蕊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会,缓缓说道:“那个人其实就是你——杨科长,你就是水滴!”

    杨朔把削好的苹果切成几块放在盘子里,然后推到王新蕊近前,说道:“如果你是在讲笑话,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    王新蕊自顾自的说道:“及时准确给发报人传递消息,对于电讯科长来说,还不是小菜一碟吗?另外,我查过相关资料,水滴出现的时间和你来堰津的时间,几乎完全一致。”

    杨朔默然片刻,冷笑道:“我明白了,王小姐不是来辞行,你是来查谍查匪的!”

    王新蕊泰然自若,淡淡的说道:“如果你是电讯科长杨朔,我当然是来辞行,反过来说,你是共党情报员水滴,那我就是来查谍查匪的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认准了我就是水滴?”

    “我想听合理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杨朔拿起一块苹果放进嘴里,慢慢咀嚼着,说道:“如果都像你这样,只凭猜测就妄下定论,实在是太荒谬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新蕊没言语,静静的看着杨朔。

    杨朔继续说道:“要是按照你的逻辑,包括保密局在内,市政厅、警察局、警备司令部、稽查处等等,至少上百人都有嫌疑。哦,还有你说的泄密,在堰津站内部,有能力泄密的人可不止我一个,电讯科,情报处、行动队、机要室……”

    “杨科长,不好意思,打断你一下,一个小时前,电讯科破译了共党的电文……”

    转述了一遍电文内容,王新蕊接着说道:“水滴和蒲公英没接上头,肯定会启用备用联络方式,当时我就在想,假如我是水滴的话,第一件事会做什么呢?当然是到新的接头地点勘查地形,不只是水滴,任何一名特工都会这么做!”

    杨朔表面不动声色,心里却是暗暗吃惊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今晚的确是去勘查地形,新的接头地点就在白记羊汤馆。

    王新蕊轻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不用担心,我没恶意,跟你说了这么多,只是想证实一下自己的判断。我姑父跟我讲,堰津至少有上千名共党,我当时觉得太夸张,现在……我信了,连你都成了共党,真不知道身边还有多少共党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一会唱黑脸一会唱白脸的女人,杨朔不敢有丝毫大意,他语气平静的说道:“王小姐,你误会了,我不是共党,更不是什么水滴。”

第1096章 尾声(六)

返回
目录
T+ T T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