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5章 尾声(五)

    保密局堰津站。

    餐厅。

    姜新禹独坐一桌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杨朔端着餐盘走过来,拉开椅子坐下来,说道:“姜队长,早就听说你棋力不凡,有机会领教领教。”

    姜新禹笑道:“哪有什么不凡,矬子堆里拔大个,站里一水的臭棋篓子,把我就显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笑了几句,各自慢慢吃着饭。

    那份潜伏名单已经拿到手,谢敬波和王明武的名字都在上面,这两人是崔铎的左膀右臂,侧面印证了名单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“于莉不能待在堰津了,时间长了,我担心她会露出马脚。”姜新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杨朔说道:“她很快就会离开堰津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堰津?她去哪?”

    “一个犹太人看上她了,说是要带她去欧洲。”

    姜新禹拿起汤勺喝了一口紫菜汤,微笑着和不远处的黄处长打了招呼,对杨朔说道:“她若是去了欧洲,那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杨朔想了想:“可是,于莉忽然离开,我担心崔铎会起疑心……”

    姜新禹说道:“不会,于莉没借到钱,一气之下离开他,逻辑上很合理。”

    杨朔略一思索,不禁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副站长室。

    王新蕊推门走了进来:“姑父,您找我?”

    吴景荣示意她坐下,说道:“刚刚接到南京的命令,明天我就要飞赴抬弯,担任敌情战略参谋处筹备委员会主任一职,我跟郑局长打好招呼了,你也跟我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事出突然,王新蕊一时之间有些发懵。

    吴景荣继续说道:“我手头还有很多工作要交接,今晚在站里忙通宵,所以,这件事只能现在通知你,记住,明天下午两点钟的飞机,千万不要误了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那、我父母那边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电报已经发出去了,以后再想办法接他们去抬弯,事急从权,暂时也只能这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王新蕊犹豫了一会,说道:“姑父,我能不能晚几天再走?”

    吴景荣皱了皱眉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王新蕊说道:“涉及共党内奸的案子,刚刚有了点眉目……”

    吴景荣打断了她的话头:“我记得你说过,乔慕才把调查内奸的案子交给了冯青山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跟着掺和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冯处长搞错了调查方向,再继续查下去,肯定是白白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新蕊,这里面的弯弯绕你还不明白吗?之所以不让你参与其中,乔慕才根本就是嫉贤妒能,他担心你立功太多,从而影响到他们浙江帮的势力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再说了!”

    见王新蕊低头不语,吴景荣稍微缓和了语气,说道:“新蕊,在乔慕才的手下,你很难获得出人头地的机会,再熬上十年八年,顶多也就是一个少校。良禽择木而栖,去抬弯是最明智的选择,你能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谢谢姑父。”王新蕊恭声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收拾完自己的私人物品,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,王新蕊拎着手提箱迈步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经过电讯室时,她不禁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电讯室依然灯光明亮,如今是非常时期,电讯科24小时都有人值班,以拦截地下党的往来电文。

    王新蕊犹豫了一下,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电讯室内,电讯科的几个科员围在一起,正在低声谈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今晚值班的是一名李姓组长。

    “李组长,有情况吗?”王新蕊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李组长一回头,见是最近大出风头的王新蕊,赶忙说道:“哦,刚刚破译了一份共党电文。”

    “通知杨科长了吗?”

    “科长家里电话没人接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看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这类情报最后都要送交情报处,况且王新蕊的身份特殊,她不仅是情报处的红人,而且还是副站长吴景荣的外侄女。

    电文内容很简单:水滴,本周六午时,蒲公英将在中国大剧院与你见面,暗号照旧,如接头不成,可于次日启用备用联络方式……

    今天就是周六,从时间上来看,这份刚刚破译的电文毫无价值。

    共党的接头时间已过,而所谓的备用联络方式是什么,更是一无所知,根本没办法展开调查。

    李组长在一旁说道:“共党的电讯技术越来越好,破译的难度越来越大,等我们好不容易破译了电文,时间上也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王新蕊说道:“既然是这样,就没必要急着通知杨科长了,等周一上班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她迈步出了电讯室。

    出了堰津站大门,王新蕊慢慢走了几步,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工作了一年多的地方,心中不免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女学生,在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,最终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特工人员,这一切就如同是一场五味杂陈的梦。

    如今,这场梦不得不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梦里,有失去也有收获。

    这就让人不得不感叹,人生真的一场奇妙的旅行。

    “小姐,坐车吗?”一名车夫殷勤的问道。

    王新蕊摇了摇头,迈步朝电车站走去。

    车夫拉着车跟在后面,说道:“小姐,电车停了,您要去哪,只能坐黄包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电车停了?”王新蕊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车夫说道:“昨天就停了,新北路那边停电检修,连带着电车也受了影响。”

    王新蕊心里一动,中国大剧院就坐落在新北路,于是她问道:“那、中国大剧院昨天营业吗?”

    车夫笑道:“停电了还咋营业,附近的买卖店铺差不多都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昨天中国大剧院停电,那就是说,水滴并没有和蒲公英见面!

    王新蕊略一思索,转身大步流星往回走。

    车夫泄气的放下车把,叹息着说道:“唉,瞎他吗耽误工夫……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王新蕊去而复返,跨步坐上了黄包车,说道:“走吧,去仁爱路。”

    车夫精神为之一振,赶忙抬起车把撒脚如飞,拉着黄包车朝仁爱路方向跑去。

第1095章 尾声(五)

返回
目录
T+ T T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