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4章 尾声(四)

    两天前。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在一条僻静的小路上,停着一辆黑色轿车。

    看到于莉拎着菜篮子走过来,轿车车门一开,一名身穿藏蓝色中山装的男子下了车,迈步来到于莉近前,说道:“你是于小姐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于莉并不认识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鄙人张磊,警察局便衣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警察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张磊掏出证件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人来说,看到证件上国徽公章齐全,自然以为不会有假。

    于莉把证件还回去,说道:“你、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这里人多眼杂,请于小姐借一步说话。”张磊回手指了一下轿车。

    张磊态度谦恭文质彬彬,看上去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况且又是警察,于莉也没多想,跟着他上了车。

    车里还有一个司机,礼貌的对于莉额首致意。

    张磊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,问道:“于小姐,认识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于莉仔细一看,照片上的人赫然竟是崔铎,她不由得点了点头:“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他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生意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他不是生意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,这个人是共党的情报员。”

    对于崔铎的真实身份,于莉并不太关心,共党也好国党也罢,对自己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张磊说道:“你好像并不惊讶?”

    于莉淡淡的说道:“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,他是不是共党,我不清楚,跟我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于小姐,想赚钱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崔铎身上有一样的东西,如果你能拿到手,我愿意出大价钱购买。”

    于莉愕然半晌:“怎么……你不抓他?”

    张磊笑道:“事情一张扬,东西就失去了价值,卖不上价钱。要不然,何必劳烦你,我自己完全可以名正言顺抓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是警察……”

    “于小姐,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说不定哪天共军就兵临城下,天下是谁的还不一定呢,不瞒你说,我对抓谍抓匪不感兴趣,我感兴趣的是钱。”

    不等于莉开口,张磊继续说道:“我知道,你也需要钱,你家里状况并不好,弟弟今年二十五岁,听说已经定了亲,年底就要娶媳妇了吧?”

    于莉惊讶的说道:“这些事、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张磊笑了笑:“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,想要调查一个人的身份背景,用不上十天半月就能查的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于莉默然片刻,说道:“你说的东西……指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磊说道:“当然是崔铎最要紧的东西,准确的说,是一份名单!”

    “名单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份名单很值钱吗?”

    “对普通人来说,废纸一张,我们这些靠情报交易的人,则视做无价之宝,你只要拿到名单,我给你这个数。”张磊伸出三根手指。

    于莉问道:“三百?”

    张磊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三千?”

    “是三根大黄鱼,保证每一根都足斤足两!”

    为了便于流通,由上海中秧造币厂铸造的金条共分为六种面值,分别是五钱、一两、二两、三两、五两、十两。

    最常见的是十两和一两,也就是俗称的“大黄鱼”和“小黄鱼”。

    战乱年月,最最保值的货币首推黄金,三根“大黄鱼”在堰津能买一栋四合院,而且绝对是看着比较体面那种。

    于莉迟疑了片刻,说道:“他有一个笔记本,平时一刻也不离身,你说的名单……”

    张磊眼睛一亮:“十有八九就是这个笔记本!”

    “他的警惕性很高,想要拿到……恐怕会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试试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于莉心里打算好了,如果崔铎答应借钱,自己当然没必要偷拿他的东西,甚至还会提醒他有危险。

    反过来说,崔铎对自己的事情漠不关心,那就只好对不起他了。

    张烁猜到了于莉心思,沉声说道:“于小姐,咱们丑话可说在前头,你如果不愿意赚这笔钱,我也不强求,生意嘛,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,不过,你要是把事情说出去,甚至给崔铎通风报信,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!”

    于莉心中一凛,马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不论事情的最终结果怎样,还真是不能向崔铎透露风声,警察局若是找自己和家人的麻烦,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于莉赶忙说道:“张警官,我刚才也说了,崔铎的警惕性很强,我没有十足的把握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张磊微微一笑,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,说道:“吃饭的时候,找机会把这个倒进他的酒杯里,用筷子搅匀,记住,一定要搅匀!不能在杯底留下残渣,要是被崔铎发现破绽,他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安眠药。”

    “药是苦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崔铎喜欢喝竹叶青酒,那种酒本身就含有药材成分,我试过很多次了,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拿了他的东西,他睡醒了肯定就知道了,到时候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不能拿走原件,只需要重新誊写一份,然后把原件再放回去,怎么拿出来的怎么放回去。誊写的时候,一个字都不能错,我们手里也有一份名单,到时候会核实名单的真实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拿到了名单,怎么找你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一条绿色围巾?”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拿到名单后,出门的时候戴上那条围巾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“那、你说的金条,什么时候给我?”

    “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于莉咬了咬牙,说道:“好,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全家老小住在北平乡下,眼巴巴盼着自己赚大钱回去,就凭着做招待那点微薄的薪水,何年何月才能改变命运!

    事实上,张磊并非什么警察局便衣队,他是地下党的行动人员,这次奉命和于莉接洽,就是为了拿到那份潜伏名单。

    童潼冒充英子说那番话,主要是为了给于莉一个心理缓冲时间。

    要不然,忽然出现一个陌生人,要求于莉去做这种事,任谁也不可能轻易答应。

    姜新禹心知肚明,知道崔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算准了他不可能借给于莉那么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于莉的家世背景,包括她的脾气秉性方方面面,事先也做了充分的了解,她不论出于何种考虑,金条的诱惑让她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至于那份潜伏名单,崔铎也肯定会随身携带,如此重要的东西,他当然不会放心交给其他人保存。

第1094章 尾声(四)

返回
目录
T+ T T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