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3章 尾声(三)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无论是自我标榜的正义,还是千夫所指的邪恶,金钱的力量不会偏袒任何一方。

    有钱就意味着有人有枪有飞机大炮,没钱只能扛着汉阳造老套筒去山里打游击。

    抗战时期是这样,现如今也从未改变。

    国党高层深谙其中的道理,即便被金融乱局搞的焦头烂额,但是对战后的潜伏计划,依然不遗余力的全力支持。

    作为堰津潜伏组织的最高长官,崔铎有近水楼台的便利,随便上报一个训练计划,就能轻轻松松获得一笔经费补助。

    只需从中抽出一少部分,对于个人而言,那都是相当可观的数字,相当于普通家庭一两年的花销。

    崔铎心里早有打算,潜伏任务凶险无比,随时随地都有被捕的可能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自己若是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,那可真是死了都对不起鬼。

    除了女色之外,他没有别的嗜好。

    当年在上海受训期间,在戴老板的眼皮子底下,崔铎尚且不改寻花问柳之志,何况是自己说了算的时候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他也不敢随便什么女人都找,万一因此暴露了身份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于莉在堰津几乎没有朋友,平时都是独来独往,很少与陌生人接触,这也是崔铎选中她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崔铎拎着一个食盒,一瓶竹叶青酒,来到了于莉的家里。

    他把食盒放在餐桌上,一边脱去外套一边说道:“莉莉,一会儿陪我喝两杯,我买了你最爱吃的老回酱牛肉。”

    食盒里除了酱牛肉,还有半只烤鸭、干煎黄花鱼、清炒青虾仁,外加一碟油炸花生米。

    于莉问道:“今天怎么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“哦,刚做成了一笔生意。”崔铎随口敷衍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生意呀?”

    “……棉花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本事可不只是做生意,你是知道的……”崔铎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喝呢,就醉了。”于莉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打量着精心打扮过的于莉,崔铎越看越觉得心痒难耐,忍不住迈步走过去,上下其手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别闹,先吃饭。”于莉佯嗔着说道。

    说着话,转身到厨房拿来酒杯碗筷,饭菜也一一摆放在桌上。。

    崔铎拉开椅子坐下,拧开竹叶青酒瓶盖,给自己倒了一杯,给于莉也倒了一杯,笑道:“把自己收拾的这么漂亮……怎么,知道我今天要来?”

    于莉说道:“这一晃儿十几天没看见人,我估摸着也该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一直在忙生意上的事,要不然早就来看你了……”崔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,吧嗒吧嗒滋味,赞道:“好酒!”

    于莉也坐了下来,犹豫了好一会,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有件事,我想求你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吧,啥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借点钱。”

    “借钱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借钱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家里来信了,小弟年底要娶媳妇,家里肯定住不下,只能买房子,买了房子还得收拾一下,到处都用钱……”于莉事先准备好了理由。

    “你要借多少?”崔铎伸筷子夹了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。

    于莉说道:“一万块。”

    她随后又加了一句:“我可以给你写借据,将来是一定要还的。”

    崔铎眉毛一挑:“一万块?”

    于莉说道:“嗯。最好是等价的美金。”

    在当局法令干预下,金圆券目前还算坚挺,按照银行官方外汇牌价换算,一万块相当于八百五十美金。

    就现在的物价水平,无论对任何人来说,这笔钱都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崔铎笑了笑:“莉莉,你知不知道,正府命令禁止私人持有外汇,要是被抓到,是要坐牢的!”

    于莉低声说道:“你本事那么大,怎么可能会被抓到呢……”

    现如今的有钱人,家里或多或少都私藏金银外汇等等硬通货,虽然金圆券看似发行顺利,但是在局势动荡的今天,谁又能预测它今后的命运呢?

    类似于莉这样的女人,在崔铎的眼里,不过是泄yu工具罢了,他怎么可能借对方这么一大笔钱呢?

    就像童潼所说,即便于莉写了借据也没用,身似浮萍没有根的人,或许下一分钟就再也不见面了。

    崔铎端起酒杯,微笑着说道:“这件事慢慢想办法,来,莉莉,今天陪我多喝几杯,正宗竹叶青酒,在堰津可不常见。”

    于莉知道,崔铎每次说“这件事慢慢想办法”的时候,其实就是不想管的意思,两人认识了这么久,脾气秉性多少也了解了一些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街上传来叫卖声:“糖炒栗子,热乎的糖炒栗子。”

    于莉眼波流转,娇声说道:“我想吃套糖炒栗子,你帮我买好不好?”

    崔铎说道:“这么多好菜,还不够你吃的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吃嘛。”于莉拉着崔铎的胳膊,轻轻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去买。”崔铎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,于莉立刻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,里面是一些白色粉末。

    她稍微犹豫了一会,小心翼翼倒进崔铎的杯里,然后用筷子搅了几下,直到粉末完全溶于酒中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一切,于莉平复了一会情绪,喃喃自语着:“你对我无情,就别怪我对你无义……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崔铎手拎装着栗子的纸袋走进来,说道:“还热乎着呢,趁热吃吧。”

    于莉故作欣喜状,剥开一个栗子放进嘴里,说道:“嗯,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干一杯吧?”

    “好,干杯!”

    看着崔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于莉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折腾到精疲力尽,崔铎感觉眼皮直打架,心想着稍微休息一下,闭上眼睛没一会就鼾声四起。

    于莉坐起身子,轻声呼唤着:“崔铎?崔铎?”

    崔铎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床的另一侧放着一把椅子,上面搭着崔铎的内衣外衣。

    以崔铎的警惕性,即使是在熟睡时,于莉也不敢去动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今天不同了,崔铎喝下去的那些白色粉末,是能够让人昏睡五六个小时以上的安眠药……

第1093章 尾声(三)

返回
目录
T+ T T-